26

2019-03

姜守诚:宋元黄箓拔度科仪中的解冤释结
875 姜守诚 《世界宗教文化》2018年04期
解冤释结的观念在道教中起源甚早,东汉道书《太平经》已有其萌芽, 嗣后又受佛教“解结”理论的影响而得以丰富和发展。 六朝上清经典中十分推重“解结之道”,主张通过各种存思技法来消除家族内部因鬼注、冢讼而引发的疾病、灾殃,且认为“节结”不解、无以成仙。 入唐以后,解冤释结由最初的法术、道术层面,开始向仪轨化方向转型,遂成为某些特定科仪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并且随着济世度人思想的广泛流传,玄门解结的对象已不局限于修道者,而是更多地面向普罗大众,其重点亦由解除先祖的承负、注连等,转而强调消弭现世或生前之过愆。
世俗中人置身于复杂的社会关系网络中,难免会有是非恩怨、爱恨情仇。人死后,这些怨结缠累若仍未断除,亡魂将无法获得超升。有鉴于此,唐宋以降黄箓斋中专门设有解冤释结的环节,为亡者消除各种仇雠、宿对。诚如南宋王契真编纂《上清灵宝大法》卷四三《斋法符篆门》“解冤章”中所言:
师曰:凡人处世,多因燥心害物,或欠命负财,积诸冤结,以致阴讼牵连,无由托化。既承天恩开度,得领荐修,但其间怨炁切齿,因邂逅恐生紊乱。当依斋法,用符文随事与之解释,使回心向道,解结和冤,庶可同登乐土矣。
翻检明《道藏》,我们发现:“解冤释结”作为一个节次流程而频繁出现在炼度仪、施食仪、全角仪等科仪中,乃系内嵌于其中的结构单元。尽管“解冤释结”早已具备了相对完整的理论体系、神祇信仰、文献经典,却迟迟未形成独立的解结科仪。收入《道藏》的几部以解冤释结为主旨的经书——如《太上道君说解冤拔度妙经》(与《太上说通真高皇解冤经》同书异名)、《太上三生解冤妙经》《元始天尊说东岳化身济生度死拔罪解冤保命玄范诰咒妙经》强调以持斋诵经的方式来解冤结,并未涉及与之配套的科仪。概言之,至少在晚明以前,“解冤释结”都是以一种附属化、次生级的仪式形态而存在的。不过,由于“解冤释结”仪式的重要性与特殊性,故而有着其他同类者无法比拟的优越地位和丰富内涵。下面,我们主要针对几个问题展开考察。

一、解结幕的启建
在黄箓拔度法事中,解结幕是必不可少的坛场设置。宋末元初林灵真编辑《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二《坛信经例品(开度祈禳通用)•修奉节目品》“开度黄箓斋五日节目”条详细叙述了举行五日黄箓斋法事的节目安排。其中,第一日肇建斋坛,“质明行大禁坛仪,检摄斋坛,内外清净。次立六幕,先立玄师幕,次天师幕,次监斋大法师幕,次五帝幕,次三官幕,次三师幕,并请降宣表。次立监临幕、神虎幕、天医幕、混元幕、解结幕、沐浴幕、巾笥幕、承受幕、驿吏幕、炼度幕,并请降宣榜。” 由此可知,解结幕在启建黄箓斋坛的正斋第一日搭建起来。
有关解结幕的位置所在、陈设布局等情况,《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一《坛幕制度品(开度祈禳通用)》有过介绍:
承受幕、天医幕、监生幕、驿吏幕、沐浴幕、巾笥幕、解结幕、混元幕,并近斋坛前为之。饰以幔帷,中设牌位,香花灯烛,供养如法。榜文晓谕,挂于幕前。
引文谈道:在靠近斋坛的前方,择址搭建包括解结幕在内的八个坛幕。每个坛幕皆以幔帷为装饰,幕中供奉牌位,并摆放香、花、灯、烛等供品。在坛幕前张挂榜文。
此外,《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一《坛幕制度品(开度祈禳通用)》著录一幅血湖道场专用的坛场陈设图(详见图版1),并附解说云:

图版1:道场陈设图(血湖道场独用)
凡建斋开度产魂,先建血湖道场,召官吏荡秽净神,方可朝觐斋坛、快睹天光也。其法坛中设三清、太乙、元皇位,左右立神虎、驿龙二幕。外又立解结、监生、天医、混元、澣濯、巾笥六幕,并各以幔帷三周,前垂帘,中安本幕合用物件,如监生幕则立产室,天医幕则设药炉、药器,澣濯司则立浴盆、净巾,巾笥司则设妆盝等物。虽分为六幕,其监生幕又与天医幕相通,澣濯幕又与巾笥幕相通,方可。里虽相通,外仍各垂帘,盖女魂宜通俗安排。……其神虎、驿龙二幕与此六幕各设牌位,供养如上法。
上述内容虽是针对血湖科仪而言的,然亦可从中睹见黄箓斋坛神幕制度的一般情形。文中云:在斋坛外设立解结、监生、天医、混元、澣濯、巾笥六幕,皆以幔帷环绕三周,幕前垂帘,幕中安放本幕合用的若干对象。这六幕两两相通,毗邻二幕的里面是连通的,外面则各自垂帘。其中,监生幕与天医幕相通,澣濯幕与巾笥幕相通,解结幕与混元幕相通。

二、解结司的众真
前述诸司各幕中所设之“牌位”应该就是本司所隶属的神祇仙吏。此外,《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二八三《存思玄妙品(开度用)》“全角复气”条叙述了法师敷演全角科仪时的存思情景,其中涉及召请解结司官吏为亡魂解冤释结的内容:
亡人生时有疾,殁后心病未除。既已摄来,合先引入全角幕。先召天医官吏随证医治,俾之精神经络复故,然后召化生官吏全其气,召解结官吏释其寃,方为全人,可见天尊也。真人宜上朝元始,内诵洞经,先请降天医,存金光自经声中发,诸天医并随金光从南宫降出,内天门,次请降混元官吏并随金光自内天门而下,次请降解寃官吏亦存随金光自内天门而下,并至明堂,金光下暎玄坛。诸司官吏各至玄坛幕中,方召请逐一行事。
……次存解寃灵官,普为解寃释结,悉令和会,永绝仇雠。齐同慈爱,自然为友为朋,皆元始金光之所照也。诸事既毕,真人辞元始,归绛宫中。如系产魂,则已生未生,皆宿世仇寃所致。宜先诣解结司平其寃,次诣监生司平其胎,次诣天医司平其病,次诣混元司平其气,然后方引赴浴室。
那么,解结司的官吏具体是指哪些呢?《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三《圣真班位品(开度祈禳通用)》“解结幕圣位”条专门介绍了该幕供奉的神祇名录,依次如下:“灵宝解冤释结灵官,五经博士,能谈善说灵官,九天解冤释结大神,灵宝如意万司解冤释结四大神。” 不过,该书卷二九《科仪立成品(开度通用)•全角仪》和卷三六《科仪立成品(开度通用)•医治全角灵官醮仪》谈到相关神祇时仅云:灵宝解冤释结灵官,五经博士,能谈善说灵官,如意万司解释冤对三大神。 然而,该书卷一一六《科仪立成品(血湖道场用)•立六司幕召魂拯治沐浴朝礼仪》谈到血湖道场中启请供养的解结司众真则与前述内容存有较大差异:
焚香供养灵宝解冤释结灵官,五经博士,能谈善说灵官,聚魂摄魄断邪归真显灵大神,震雷开黑绝道生光忠德招义大神,分释冤对断结除冤升济大神,九天解冤大神,玄坛解结司一切真众。
上述几种说法虽然有所不同,但核心的神祇却是相同的。其中,“解冤释结灵官”居于首位,无疑是解结司中最重要的神祇。顾名思义,“解冤释结灵官”的职责就是为亡魂消除各种冤怼、仇雠。诚如《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六九《科仪立成品(净供合用)•玉清溟涬大梵甘露净供仪》所言:“其有冤仇互对,展转报复,无有穷已之众,请解冤释结灵官理之。” 卷六一《科仪立成品(净供合用)•玄都大献玉山净供仪》亦云:“谨召灵宝玄局解冤释结灵官、如意万司解释冤对大神,疾赴玄坛。向来召集幽魂,有呪咀执对,冤憎报复之众,愿乘符命,随我神运,速为拯济,俾怨恨开释,慈爱齐同。”
其实,解结司众真中最引人瞩目的当推“五经博士”和“能谈善说灵官”。“五经博士”本系学官名,始设于汉武帝时期,专门传授儒家经学——《易》《书》《诗》《礼》《春秋》等。道教神学谱系中援入“五经博士”,恐怕并非看重其精通儒家经典的本领,而强调的是学贯古今、满腹经纶、通情达理之才能。换言之,解结司中设立“五经博士”一职,其所扮演的角色是引经据典、以理服人,劝慰冤亲债主,化解各种仇雠、冤怼。无独有偶,约南宋时编纂的《道门定制》 卷七“安坟墓章”亦有云:“臣谨为上请都官从事君一人,官将百二十人;又请通达五经博士君一人,官将百二十人。主为某家迁拔亡人某等三魂七魄、女人三魂十四魄,兔谪役罪罚,远离愁苦,上升福堂,断绝注连,永享贞吉。” 文中提到的“通达五经博士君”即是“五经博士”。
所谓“能谈善说灵官”,意指该灵官善于言辞、能说会道、巧舌如簧,由其负责为亡魂指点迷津、破除邪见,使之回归正途。诚如《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六九《科仪立成品(净供合用)•玉清溟涬大梵甘露净供仪》所言:“其有自失正途,乐从邪道,故生迷恋,罔知解脱之众,请能谈善说灵官理之。” 卷六一《科仪立成品(净供合用)•玄都大献玉山净供仪》亦云:“谨召灵宝玄局能谈善说灵官,疾赴玄坛。向来召集幽魂,有自失正途,乐从邪道,故生迷恋,罔知解脱之众,愿乘符命,随我神运,速为拯济,俾舍邪归正,离妄求真。”
概言之,解结司众真在本场法事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充当和事佬、协调员,化解矛盾、泯灭仇恨,援引解结幕榜文中的说法,就是“解寃释结,如意将军,软言调伏,寃债生春。齐同慈爱,异骨成亲,为友为朋,舍旧图新。黑簿停毁,俱乘紫云,言功迁赏,秩升恩谆。”
除了前述众神真外,道门文献中还见有如下几种称谓:解冤释结天尊、解冤释缚天尊、解冤释结大将军等。从相关记载来看,这几位神祇显然并不隶属于解结司,“解冤释结(缚)天尊”更是位居“天尊”之列,其神格地位较为尊崇,通常在某些拔度科仪演法中的举圣号环节时念诵。甚至有道书认为“解冤释结天尊”就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化身,如《灵宝玉鉴》卷二五《告给符箓门》谈到焚化“灵宝解冤释结升度真符”时的存思情景——“焚符时,想太一救苦天尊,即解冤释结天尊也。顶上放三色光明,洞照道场内外,照彻十方。一切冤魂,并皆和释,各生欢悦,瞻仰慈尊,上朝天境。”
值得注意的是,约出唐代的《太上济度章赦》 卷上《章•诸章官式(祈禳通用)》“解冤愆”条谈到上章时启请的神祇计有:“谨为上请解罪君、解过君、解刑君、解谪君各一人,官将各一百二十人,主解释冤愆,调除考谪。” 这些神祇与前述解结司众真毫不相同、无一吻合。推究其因,《太上济度章赦》的这则材料乃属于唐以前天师道的上章仪,而非唐代以降兴起的黄箓斋之范畴。二者虽然皆出于解冤释结之目的,但科仪文本、宗旨性质、禳解对象等均有差异,故而在神祇系统上存有分歧亦在所难免。

三、立幕仪
《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五七《科仪立成品(黄箓开度用)•立诸司幕仪》详细描述了设立解结幕时的仪式流程:
引至解结幕。
某焚香供养灵宝玄局解结司仙灵官吏。切以斋严玄律,提黄混以敷仁。庭列清班,补紫宸而昭德。既严修奉,盍罄恳祈。以今奉为(入意),曾请命于帝阍,乞效勤于神职。玉符播告,谅严云骑以排空。琼节飞浮,应莅星坛而驻景。恢弘伟业,式副真忱。法众运诚,修斋奉请。
请神:灵宝解冤释结灵官,五经博士,能谈善说灵官,九天解冤释结大神,灵宝如意、万司、解冤、释结四大神。
  三献。散花。
某上启灵宝玄局解结司仙灵官吏,切以冤轮激运,嗟怀穽石于阳机。业网周张,遂陷渊冰于阴域。匪由解释,曷遂和平。今有某虑执对之未清,遂摄提而普集。欲望软言调伏,结千生欢喜之缘。异骨齐同,脱万劫仇雠之累。形神自在,心识安宁。具有榜文,请行宣读。
宣榜。
榜文既示,真听昭明。愿委辔于前帷,伺承符于中陛。手提丹敕,倘开大黑以宣和。名陟玄班,当按女青而校赏。拳拳有请,切切无违。某不胜虔祝之至。
如前述所言,立解结幕与其他诸司幕仪的演法流程是相同的,大体可归纳为五个节次:(1)引魂至幕前;(2)启白;(3)请神;(4)三献;(5)宣榜。
解结幕的榜文,在《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三〇三《表榜规制品(开度祈禳通用)》中有著录。 兹依格式抄录如下:

图版2:解结幕的榜文
备注:开度云“仰祈天泽,克证生方”,祈禳云“仰祈天泽,保佑平安”。
此外,《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一一六《科仪立成品(血湖道场用)•立六司幕召魂拯治沐浴朝礼仪》谈到血湖拔度科仪中的立解结司幕仪,与前者可资比对。
引诣解结司上香。
焚香供养灵宝解冤释结灵官,五经博士,能谈善说灵官,聚魂摄魄断邪归真显灵大神,震雷开黑绝道生光忠德招义大神,分释冤对断结除冤升济大神,九天解冤大神,玄坛解结司一切真众。仰冀威灵,特垂鉴映。伏以巍巍阊阖,昭宣一视之仁风。赫赫班联,参赞三乘之化雨。玄坛罗列,丹悃敷宣。以今某资荐亡故某及一切产魂。痛欲海之尘迷,冤仇报对。致血湖之波涨,形神秽腥。非依开释之仁,曷遂超升之乐。朱章露奏,玉敕风驰。期飙驭之从容,铺陈绿席。谅威灵之迅迈,莅止玄坛。法众运诚,志心奉请。
请神。三献。步虚。
某上启灵宝解结司灵官真众。伏以度生死海,孰操彼岸之慈航。越人我山,亶赖昏衢之慧烛。亡故某及一切产魂,釆苹赋质,坐草伤生。虑三生四负之缠萦,有万劫千龄之汨没。将行摄召,来诣司存。愿剑佩之暂留,勒旌旗而少驻。齐同慈爱,开黍珠雨露之恩。衣被宠光,庆蘂阙风云之会。某不腾恳祝之至。
元皇开度天尊。
据此可知,血湖道场中的的立解结司幕仪,可归纳为六个节次:(1)诣解结司;(2)启白;(3)请神;(4)三献;(5)步虚;(6)入意。
上述两种立幕仪的行文措辞不同,节次流程亦有差异,但在整场科仪法事中的宗教功用与象征意涵却是一致的,均旨在启请解结司的诸神真降临坛场、享用祭品,并为亡者解冤释结。

四、道符
《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一〇六《科仪立成品(明真斋)•炼度仪》谈到“有解冤真符,佩之则冤愆解释。此乃玉皇上帝开度之玉券也。” 那么,这类解冤符具体是指哪些呢?
王契真编纂《上清灵宝大法》卷四三《斋法符篆门》收录的诸多道符中,与解冤释结有关者,凡计有如下:

图版3:和释冤对符     图版4:解冤符      图版5:解冤符     图版6:解释冤债符

图版7:解冤释结符       图版8:解冤结真符     图版9:灵宝解冤释结升度真符
(资料来源:王氏《上清灵宝大法》卷四三,《道藏》第31册,第94-95页)
上述道符之后,均附有咒语。其后还有“灵宝净明解十伤符”,依次是:解杀伤符、解自缢符、解溺水符、解中药符、解死胎符、解伏连符、解冢讼符、解狱死符、解邪妖拘执符、解冤债符,分别施用于解除十种类型死者的冤结。
此外,《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二九《科仪立成品(开度通用)•全角仪》中依次焚化“解冤符”“和释冤对符”“拔辠解冤符”, 同卷《科仪立成品(开度通用)•医治全角科》又称其为“解冤释结三符” 。此三符,《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二六七《符简轨范品》有著录, 详见如下所示:

图版10:解冤释结符          图版11:和冤释对符       图版12:拔罪解冤符
(资料来源:《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二六七,《道藏》第8册,第326-327页)
《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六一《科仪立成品(净供合用)•玄都大献玉山净供仪》谈到宣“解冤结符”之后,旋即又宣“净明解冤十符”十道。 这十道解冤符,在该书卷二六七《符简轨范品》中又称作“解十冤结符”,依次是:解杀伤冤符、解缢死冤符、解溺死冤符、解药死冤符、解产死冤符、解复连冤符、解冢讼冤符、解狱死冤符、解妖邪冤符、解三世冤符。
必须指出的是,历代道书中所载的解结类道符,其形制多有差异。譬如,《道法会元》卷二〇二《神霄金火天丁大法》收录的两种“解冤释结符”(或称“解冤结符”),与前述道符差异甚大。

图版13:解冤结符、解冤释结符
(资料来源:《道法会元》卷二〇二,《道藏》第30册,第282页、第288页)

五、告文
告文是颁发给下级部门/神祇收执的下行类文书,具有公告性质。焚化符箓时,通常会附以告文。王契真《上清灵宝大法》卷四三《斋法符篆门》收录有一份“解冤符告文”是配合“太上解冤结真符”使用的。 兹依原格式抄录如下:

表格1:解冤符告文
此外,《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五九《科仪立成品(开度黄箓斋)•九炼返生仪》载有“解冤结三诰”曰:“灵光普被,异骨成亲。赤书玉字,焕落三晨。解冤释结,分别衅缘。执对消化,出离寒庭。罪根消除,大道光明。” 卷二八九《诰命等级品》著录“解寃释结告文”云:
太上符命,奉为某人灵魂,和释宿对,削灭寃仇。前劫后劫,前缘后缘,同皈正道,无有拘连。贪欲大患,嗔痴祸源,断除寃对,三业清闲。齐契三光,高步帝轩。一如告命。
该书卷二九〇《诰命等级品(开度用)》所载“太上和释寃对真符告文”云:
太上符命和寃释对真符,告下无极神乡三界主执,原赦某人灵魂,赦除囚苦,解寃释结。永脱仇雠,执对分别。衅缘俱尽,不生恶业。出离寒庭,罪根消灭。一如告命。
值得一提的是,《灵宝玉鉴》卷二五《告给符箓门》亦有“灵宝解冤释结升度真符”二道及其告文,道符的形制与王氏《上清灵宝大法》大体相同,告文的内容则较为简略。
上述告文的措辞内容差异较大,目的和宗旨则是一致的,意思是说:奉太上之符命,敕令幽冥主者原赦亡魂罪愆,断除冤结、和释宿对,使其出离地狱。

六、咒语
前文言及解结类道符均配以咒语,符与咒兼而行之。《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二九《科仪立成品(开度通用)•全角仪》谈到宣焚解冤符、和释冤对符、拔辠解冤符时念诵的咒语,分别如下:
宣焚解冤符:阴景长夜,幽幽冥冥。亿劫天光,黑风飘零。元始开化,诸天齐明。玉符所至,万神敬听。解冤释结,执对和平。衅垢消荡,斩绝地根。身乘玉虚,开度福庭。
宣焚和释冤对符:符命开度,大神衍行。冤仇执对,和释来临。明承符命,不得留停。长夜开泰,溥睹光明。齐同慈爱,异骨成亲。
宣焚拔辠解冤符:灵宝符命,焚荡罪缘。冤恨消散,宿债停轮。解释冤结,永灭恶根。北司销籍,炼化成人。慈光灌育,上升玉庭。
约宋元时期成书的《太上三洞神呪》卷七《祈祷召役诸呪》收录有两首咒语与解冤结有关。其一为“解寃结牵缠呪”,内容如下:
天解地解,阴解阳解。前生父母执吝解。上世七祖、八伐冤家,呪诅牵缠解。见世父母姻亲,呪诅牵缠解。负命者解,欠财者解。鸳鸯花债、暗约偷期,怨忆者解。厨前灶后、神前佛所,怨生诉死、自诉自誓,一切呪誓解。山巌洞府、奸神恶鬼,妖精胎孕解。血湖硖石,三十六曹、七十二掾,积劫牵缠执对解。已解未解,咸令速解,速速解。汝若不解,过刻违时、过命违符,铁面雷神,顾不容情,灭汝祟形、绝汝祟精,雷斧砍分,成灰粉碎。急急如律令。
其二曰“解胎结呪”乃系生育时施用,旨在解除胎结纠缠、确保母子平安。如谓:
天令灵,地令明。雷罡起,欻火兴。霹雳发,火云生。云轰煞,电光横。天地震,役天丁。解胎结,馘血精。诛襁褓,解牵缠。产身即分娩,子母获双全。急急应吾口,急急应吾声。稍违吾口敕,有如逆上清。急急如律令。
这两首咒语均是在祈祷召役鬼神时念诵,因不属于本文讨论的黄箓斋范畴,存而不论。

七、结 论
魏晋六朝时,解冤释结作为一种道门修炼法术,得到不断地丰富和发展。入唐以后,解冤释结的法术色彩逐渐淡化,开始走向仪轨化,至宋元时期成功地实现转型,初步具备了成为仪式的几项重要条件——经典、理论、坛幕、神祇、符咒等。然而,解冤释结却长期未能摆脱附属性质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仪轨实践。直到晚明以后,在民间社会的推动下,独立、完整的解结科仪才被造作出来,并迅速地流行于世。
通过对宋元黄箓斋中涉及解冤释结的相关史料进行梳理,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宋元之际,解冤释结的学说体系基本成熟,与之相关的理论建构趋于完善,神学观念、操作实践等条件业已具备。解结科仪可谓是呼之欲出,却始终未出。个中缘由,耐人寻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