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2018-10

北京伦理学会秘书长赵爱玲沉痛哀悼葛晨虹教授
339哲学院

沉痛悼念葛老师

噩耗传来的第一时间是102日早上854分,我怎么都不愿相信致电人带来的这一晴天霹雳,放下电话,迅速多方求证,方知斯人真的已逝,再也无力回天,至今思绪仍无法平静。她还那么的年轻、是那样的伦理、那样的完美……

认识葛老师是十六年前的一次校内《德性伦理》讲座,那时,看到听到想到的是,这么一位优雅、唯美的人大教授、师者,能把学问做得这么好,讲的这么深刻,由衷地生发一种崇拜与敬仰,忍不住在讲座后问东问西,还记得她是那样的不厌其烦又悦耳动听地讲解着她讲座中意犹未尽的思想观点和智慧启迪。

随后得知,她不仅仅是哲学院的知名教授,还是罗门弟子我师姑时,更是增加了与其接触的机会和学习愿望。在人大读博期间,我在先后参与服务伦理学基地的两次评估过程中,更是零距离地直接接受葛老师的领导与指导,那样的事无巨细、那样的井井有条的思维与安排,待人接物,于我,不仅仅是一种卓越工作方式的学习体验,简直就是一次次的工作培训和锤炼。如今想来,这无数次的耳提面命,是何等的宝贵、难得。

再后来,因缘际会,我担任北京伦理学会副秘书长、秘书长,她也由北京伦理学会的常务副会长荣升为会长,作为副秘书长、秘书长参与组织、服务学会的所有工作过程中,葛老师又成了我的领导我的忘年好友和无话不说无事不商可亲可敬的大姐姐。她经常在学会方方面面的工作,在与首都文明办、北京社科联大大小小的合作中,以及在与中国伦理学会、河北省伦理学会、山东省伦理学会、浙江省伦理学会、天津伦理学会、北京建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各种各样的热点、前沿问题合作研讨、决策咨询方面,既高瞻远瞩、创新性、预见性的拟定主题,又亲自组织安排各种会议研讨环节,更难得的是,她总是把为什么这样安排、以后类似事情应如何安排等注意事项毫无保留地教给我,授我以鱼同时授我以渔,费心尽力,只为能让我在组织服务学会工作中独当一面、尽善尽美,能让学会在首都精神文明建设事业中进一步发挥好担当和服务作用。如今想来,这种亦师亦友、亦亲亦长,无数次共同为学会事宜忙碌、一起穿梭于不同场合同台论道的场景与记忆,亦是何等的宝贵、难得。

更为宝贵、难得、难忘的是,她总是以自己的人生阅历与经验给予我个人成长力所能及的关怀、鼓励和指导、帮助。早在我还在人大读书期间时,她就约我一起参与她的课题研究,并带我在《江西社会科学》2006年第8期上,共同发表课题研究成果《中西信用思想的发展演变》;在担任学会会长期间组织的相关活动中,更是要求、鼓励我参与组织学会工作之余,还要努力结合会议研讨主题,研究提交会议论文,作小组召集人和发言总结,同时创造机会,一起以笔谈形式发表论文等;2015年底,在得知我正在审校一本书稿时,更是主动地提出愿意为书稿作序,让我想不到的是,不到三天,她就发给我一篇洋洋洒洒多达3000字的序言,如今,她在书稿序言中的鞭策与鼓励仍然历历在目,与我十几年的学习、工作、生活中的交流沟通并肩奋斗的场景与情景仍历历在目,而她——我最最敬爱的亦师亦友、亦亲亦长的葛老师真的走了,走的那样匆忙、那样的令人难以置信……

深切悲痛、深深惋惜之余,唯愿葛老师一路走好!

 

                                                           赵爱玲致哀

                                                   2018103日于北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