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17-04

AITIA古希腊哲学论坛系列讲座(十二) 詹文杰:柏拉图的感觉学说
393哲学院

4月27日下午,中国社科院哲学所詹文杰副研究员受邀在人文楼500会议室,为哲院师生带来题为“柏拉图的感觉学说”的讲座,本次讲座由吴功青老师主持,聂敏里老师担任评议人。



感觉学说在西方哲学中占据特殊而重要的地位。詹文杰老师希望通过对柏拉图感觉学说的讨论激发大家的兴趣,也为理解柏拉图整体思想提供一种切入方式。他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主要涉及的文本有《斐多》、《理想国》、《泰阿泰德》和《蒂迈欧》,这五个本文作为早、中、晚期思想的代表充分呈现了柏拉图感觉学说的发展过程和整体面貌。

詹文杰老师首先考察了感觉(aisthêsis)概念的日常用法和以及在柏拉图哲学中的三重区分,然后进入到具体的文本讨论中。在《斐多》中,感觉被认为不具有清晰性和准确性,阻碍灵魂理性的认识,感觉和理性被对立起来。但是在对“回忆”的讨论中,感觉又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是灵魂回忆起关于理念的知识的促发因素。这种张力在整个中期对话中一直存在,《理想国》便延续了这一思路,这个对话进一步描述了感觉的不清晰性(欺骗性)、感觉和思维的关系。感觉被分为不同时陷入相反感觉的和同时陷入相反感觉的两类,前一类感觉可以作出判断,后一类则可以“召唤”理性思维对特定概念进行反思和界定。不过这个对话留下了关于第一类感觉,以及感觉的能力和对象等问题有待解决。

《泰阿泰德》主要讨论“感觉等同于知识”这一主张是否成立。詹文杰老师考察认为,柏拉图在反驳这一主张的论证中对“感觉”进行了充分的说明。首先,感觉既表示身体器官方面的各种官能,又表示“心灵”对于这些官能的运用,感觉官能并不提供知识,而是为心灵提供材料,以使心灵在自反性的活动中把握知识,因此感觉事实上不能够下判断。其次,感觉官能的对象是可感性质,而不是感觉对象本身。再次,感觉官能所感觉的对象彼此分别,如果有某种属性为至少两类感觉对象所共有,那么这种共同的属性只能是心灵自身通过自身所领会的东西。



詹文杰老师认为,在《泰阿泰德》中感觉因果论已经被初步提及,不过在《蒂迈欧》篇中才得到全面的展开,尽管从认识论变成了生理学的考察主题:统一的关于感觉的解释模型。第一,感觉对象。有形事物有微观和宏观两个层次,人类所能感知到的是宏观层次的实体的pathêmata,这与感觉相关,柏拉图区分了作为整体的身体的一些共有感觉,以及身体中特殊器官专有的感觉。第二,感觉主体。纯粹的灵魂或者身体都是无感觉的,感觉的主体是灵魂和身体的联结物。感觉产生于身体对于外界影响的承受(pathêmata,affections),依据感觉器官本性的不同,承受以不同的难易程度从感觉器官传递往灵魂的意识中枢,从而出现感知活动。不过这一解释模型也存在诸多难题,其中之一便是感觉与灵魂中的理性能力的关联性。、

通过对柏拉图的感觉学说的历时性考察,詹文杰老师最后得出结论说,感觉的价值在早期对话中受到贬抑,被描述为对纯粹思维的干扰和妨碍,使灵魂深陷身体。但是经过《理想国》中对于感觉“召唤”能力的分析,晚期对话赋予了感觉以更多积极的意义,感觉不仅是达到高级的理性认识的一个低级阶段,而且其本身就具有崇高目的。

聂敏里老师对讲座内容进行了精彩的评议,他认为詹文杰老师对《蒂迈欧》的考察极具特色,关注到了许多研究者所未能注意到的认识论部分,并且对柏拉图知识论发展的研究填补了国内在该领域研究的空白。这次讲座的内容也展示了柏拉图思想中更为丰富的内涵,以及对柏拉图对话的另一种读法,使得我们摆脱传统的对于柏拉图感觉学说的消极理解,而关注到了感觉在理性认识中的作用以及自身的独立价值。对于柏拉图的感觉学说的深入考察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亚里士多德等后继者对感觉的讨论。最后,詹文杰老师细致地回答了在座老师和同学提出的问题,讲座在热烈的讨论中完满结束。



文字:吴亚女

摄影:祝烨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