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17-04

甘露润心,交流增智 ——台湾罗际鸿先生赴大益茶道院座谈
414哲学院

4月18日下午,为参加由中国人民大学茶道哲学研究所主办的第四讲哲学家茶座活动,台湾著名书法教育家罗际鸿先生专程从台北飞至北京。4月19日上午,罗际鸿先生受邀赴大益茶道院座谈,座谈会由大益茶道院副院长徐学主持,参加座谈会的人员有大益茶道院的办公室主任高飞燕等。
座谈会正式开始之前,罗先生为大益茶道院赠送了亲笔书写的“甘露润心”字幅。罗先生是中华(台北)书法家协会现任常务理事,他的字在华人世界有极高的声誉。座谈会伊始,茶人世家出身的罗先生以祖父的茶山、自己曾帮朋友做茶的经历为话题切入,讲述了自己与茶的不解情缘。谈及乌龙茶的回甘与生津体验,罗先生从茶器、水温以及出汤时间等方面,为座谈会成员科普了泡茶过程中的精致讲究。



品尝大益普洱茶后,罗先生直言不讳讲述了他对普洱茶的成见。据罗先生讲,他早在1980年代初期就开始喝普洱茶,100多年历史的老普洱茶他至少喝过30次以上,80年以上的老普洱他也喝过50—60次。但10年前的一次偶遇经历让他对普洱茶产生了反感。安徽的一些不法茶商将因水灾而致发霉的熟普压成饼、继续销售,这样的坑蒙拐骗做法令他十分不齿,也由此对普洱茶敬而远之。徐学副院长则从储存条件、历史的局限等方面予以说明,详细解释了普洱茶的工艺、储藏时的卫生保障和发酵技术传承等细节。例如,只有以云南大叶种晒青毛茶作为原料才能称为普洱茶,实际上全中国四大普洱茶产区只分布在云南的11个县境内。在特定的地理位置范围内,用特定的工艺加工而成,才能保证普洱茶特有的茶品质、规范和要求。

谈到品茗种类的选择,罗先生建议体质偏寒的个体,尤其是女性可以选择发酵后的熟茶;生茶,以及做得不好的熟茶,会在体内进行“后续发酵”、影响血糖。为了防止“醉茶”现象,罗先生建议喝生茶时要配备甜点。徐学副院长以“好茶身体会说话”、生茶“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等特点对罗先生的观点予以补充,并建议要选饮与自己的身体没有违和感的茶类。



罗先生还是紫砂壶的酷爱者及收藏者,为此,他为大家激情地讲述了有关泡茶器皿的选择。罗先生指出,对于生的、轻发酵的茶,宜用烧制温度高的壶(陶器烧制温度低、瓷器烧制温度高);对于熟的、重发酵的茶(如红茶、熟普等),宜用烧制温度高、空间要足够高的壶,便于茶香气的散发。

最后,座谈会在乌龙茶之口齿留香的缭绕中落下了帷幕。


文:王芳芳

图:高飞燕、王芳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