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09-10

王方名:回忆毛主席一九五七年的一次亲切谈话
544qiao人民日报1979.01.02第3版

要实事求是,独立思考

——回忆毛主席一九五七年的一次亲切谈话

  林彪、“四人帮”给我国理论界、知识界造成的最大毒害,我认为至少有两点:其一是脱离实际,轻视实践,不实事求是,一切要以他们反革命集团的好恶、意志为依归,取消任何衡量客观真理的尺度。列宁在一九二○年就指出:“资本主义旧社会留给我们的最大祸害之一,就是书本与生活实践完全脱节。”这种祸害对于许多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本来已经相当严重了,“四人帮”大搞唯心主义、形而上学,加剧了这种祸害,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后果。

  林彪、“四人帮”带来的另一重大祸害是:提倡迷信盲从。动辄是“首长”命令,大搞“长官意志”。毛主席在一九四○年就说过:“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但是,奴颜和媚骨,正是“四人帮”所需要的。他们提倡的“长角”、“长刺”是对着党和人民的;对于他们的帮组织、帮领导,则是“有理服从,无理也服从”,越奴性越好,越媚气越好。

  另外,“四人帮”破坏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压制民主,压制批评,大搞思想专制、文化专制,一时“万马齐喑”,人们“箝口不言”,甚至“道路以目”。直至今日,有的人还心有余悸,不能解放思想,独立思考。我们这些曾在“四人帮”淫威下生活过的人,对此耳闻目睹,深有感受。

  “四人帮”垮台两年多了,这类毒害并没有随着他们的倒台而完全消失。因此,我愿将毛主席一九五七年对我们的谈话公布出来,供大家共同学习。

  一九五六年,我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开逻辑课,用的教材是苏联学者斯特罗果维契的《逻辑》。一九五七年初,我写了几篇关系逻辑理论问题的“质疑”的文章,在中国人民大学学报《教学与研究》上发表。刚发表了两篇(共计四篇,收在《逻辑问题讨论集》一书中),毛主席就发现了。大约这年的四月初,人民大学的负责人关照我说,有位领导同志要找我谈谈关于逻辑学的一些问题,让我准备一下。

  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一日早晨,校长办公室通知让我去中南海。一位秘书同志把我领到毛主席经常会客的地方。这时,金岳霖、郑昕、贺麟几位先生已经先到了。

  十点左右,毛主席和周谷城先生谈着话从里面走了出来。主席同我们一一握手后,亲切地谈起来。

  主席先问了我一些话,大致是学历,从事专业的经历,写那几篇文章的情况等,我都一一回答了。这中间,主席把周谷老作了介绍,大意是说你们观点很接近,可以作学术上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大家欢笑一堂,空气非常活跃。主席使人感到无比亲切,伟大而平凡,爽良而有风趣。他虽然有点湘潭口音,但过去在延安陕北公学听过他讲演多次,非常熟悉。这一次促膝交谈,又是一番新的气象。

  主席问我:在科学研究上有什么打算没有?

  我说:“我是逻辑专业的新手。从逻辑教学和逻辑科学讨论中,感觉问题很多。我打算对逻辑科学的对象进行一番探讨,所以我的科研题目是‘人类思维发展的历史’。我觉得在科学讨论中解决不了的问题,往往需要从科学所研究的对象──即现实生活中去探索,才可能解决。因为只有生活事实才可以作为科学研究的出发点。”

  主席对这一问题很感兴趣,指出,先对科学对象作一番调查研究然后再回答科学理论的问题是对的;先分析,后综合,在方法上也对。主席反复强调“先分析,后综合”,认为这很科学。

  主席问:这题目还有什么意义?

  我回答:它与人类起源发展问题极有关系。我说明,人类思维的形成发展问题得不到科学的解决,那么,人类本身如何由猿逐步变成现代人的问题也必然得不到科学的解决。因此现代人类的思维和抽象思维如何发生、如何发展的问题如果解决不了,现代人的完全形成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的。

  主席指出:这一问题很有理论价值,应坚持搞下去。

  接着,主席用诲人不倦的精神,谈起他的伟大的革命实践。

  他首先说,中国革命开始很困难,陈独秀、王明、李立三、瞿秋白、张国焘等人跟着别人跑,使中国革命遭受一个又一个的失败。

  直到一九四九年,我们眼看就要过长江的时候,还有人阻止,据说千万不能过长江,过了,就会引起美国出兵,中国就可能出现南北朝(的局面)。

  主席接着说:我没有听他们的。我们过了长江,美国并没有出兵,中国也没有出现南北朝。如果我们听了他的话,中国倒真可能出现南北朝。

  主席继续说,后来我会见了阻止我们过长江的人,他的第一句话就说:“胜利者是不应该受责备的。”

  主席说:我没有听他的话,他并不责怪,反而肯定了我们是胜利者。

  最后,主席概括地说:可见实事求是,独立思考是非常重要的。中国革命的胜利可以说是实事求是,独立思考的胜利。陈独秀、王明、李立三、瞿秋白、张国焘,都不能实事示是、独立思考,都盲目地跟着别人的指挥棒转,所以他们只能把中国革命引向失败。

  主席语重心长地教导说:领导革命必须实事求是、独立思考;搞科学研究,也必须实事求是、独立思考。千万不能把自己脑袋长在别人的脖子上。对老师不要迷信。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老师的成绩和优点,应该学习,应该继承发扬;老师的缺点和错误,要善意地批评指出。

  回想起来,从上午十时到下午一时多,主席的谈话始终围绕这一主题。吃饭时插了些话,饭后又回到这一主题。

  事后体会,这是主席约我们去谈话的中心思想。这一中心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结晶,这是具有普遍意义的方法论。

  “实事求是,独立思考”,是干革命,搞科学研究,办一切事情都千万不可忘记的。

  二十一年过去了。毛主席的这些谆谆教导,永远指导我脚踏实地前进。(人民数据库资料)

【本文来源于人民数据库, 网址:http://data.people.com.c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