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4-07

《新京报》:方立天:工作自强不息 生活淡然处之
468吴亚顺 新京报

方立天:工作自强不息 生活淡然处之

2014年07月08日09:51  新京报   我有话说 收藏本文     

方立天 1933年生于浙江永康,1956年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毕业后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任教,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方立天在中国佛教哲学研究领域卓有建树,主要著述有10卷12册《方立天文集》,包括《中国佛教》、《魏晋南北朝佛教》、《佛教哲学》、《中国佛教哲学要义》等。 资料图片

    方立天 1933年生于浙江永康,1956年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毕业后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任教,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方立天在中国佛教哲学研究领域卓有建树,主要著述有10卷12册《方立天文集》,包括《中国佛教》、《魏晋南北朝佛教》、《佛教哲学》、《中国佛教哲学要义》等。 资料图片

中国佛教哲学要义(上下)

中国佛教哲学要义(上下)

    昨日,据中国人民大学官方微博发布消息,人大教授、著名学者方立天7月7日上午去世,享年81岁。新京报记者今年2月联系方立天时,他已在病中。方立天致力于研究佛教达五十余载,是此一领域的泰斗级人物。
  方立天的佛教研究,吸引更多人关注佛学,了解佛教的基本观点,展开身心灵修行,使佛教与中国人的现代生活发生紧密关联,极具现代价值。

  “近百年来,我们在学术研究方面唯西方马首是瞻,不能够很契合中国本土哲学和佛教的特点。方先生开辟了一条道路,让中国哲学和佛教学术研究重新回到中国文化的本位上来。”佛教研究学者、北京大学教授楼宇烈评价道。


  坐冷板凳数十年


  方立天1933年出生,幼时母亲常烧香拜佛,有时候,他和母亲一起,走四十多里的山路,去拜佛、吃斋饭。对于寺庙中的观音、关公等塑像,回顾人生之路时,方立天写道:“每当我看到这些塑像,就有一种异常神奇的感觉涌上心头,引发出难以名状的超越人生的遐想”。
  幼时埋下的种子,驱使方立天最终投入佛教研究。从北京大学毕业后,1961年,他进入中国人民大学担任助教,在选择研究领域时,他选定了魏晋南北朝隋唐哲学,“这一段哲学包括了儒、道、佛三教,内容丰富,便于把长达七百年历史的佛教哲学和世俗哲学结合起来研究”。
  为了了解佛教,方立天每天换乘两趟公交,去法源寺听佛学课,在学校与寺庙之间来回穿梭。1956年,中国佛学院创办于法源寺,成为僧人学习、交流的聚集之地。方立天到这里学习了几个月,最终,在寒冬到来前,被允许住进了寺院。“当时佛学院的副院长周叔迦大师看我每天跑来跑去很辛苦,怕我冻坏了,就允许我住到寺里。”
  除了近距离了解寺院,获得知识,方立天展开了广泛的阅读研究,甚至在人大,图书馆曾给他设置了专座。全身心投入之后,方立天对佛教有了更深入的认识,他所写的文章在佛教界和社会上流传,产生了一定影响。

  “方先生是在佛教研究最不被看好的时候进入这一领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不仅你做的学问不为人关注,还会因此受到冲击。”基督教研究学者何光沪对记者说:“所以,他坐冷板凳坐了几十年。”


  用现代方法把佛学通俗化


  “文革”开始后,“冷板凳”也坐不住了。1969年,方立天被发配到江西省余江县“五七”干校劳动,至1972年结束。对于这一番经历,他在回忆中扼腕叹息:“我一向珍惜光阴,但‘文化大革命’使我在无所适从,无所作为,无可奈何中度过了一生中最宝贵的黄金季节,这是我终生为之遗憾,又是无法弥补的。”
  1978年,方立天回到中国人民大学。此时,佛教研究逐渐恢复,研究者也得到支持,佛教典籍的整理、修复、出版工作提上议事日程。作为一名佛教研究学者,方立天最终迎来了一个迟到的“黄金时代”。
  这一年,方立天“抓紧时间”,对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佛教思想展开研究,后来出版有《魏晋南北朝佛教论丛》。考虑到慧远是一位着力融合印度佛教思想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典型人物,在中国佛教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又撰写了《慧远及其佛学》,在1984年出版。同年,经过学校推介、国务院学术委员会的审定,方立天从讲师直接晋升为正教授。
  1986年,他出版了《佛教哲学》一书。“如何用现代哲学论题和术语介绍佛学的基本理论,提供一本学习佛教思想的入门书,是我长期积蓄心头的愿望”,《佛教哲学》的面世则达成了这一心愿。历史学家周一良认为,中国自此有了“一本真正的佛教入门书”。
  对于方立天的学术成就,何光沪认为,最大的特点在于方立天用现代哲学的方法把佛教典籍、佛教理念甚至佛教的某个名词通俗化了。“在佛学现代发展的过程中,这非常重要,但其他学者,往往用一个概念解释另一个概念,结果很难真正进入佛学。”

  随后,《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中国佛教哲学要义》、《华严金师子章校释》等著作争相面世,并结集有10卷12册《方立天文集》。


  荣誉纷至沓来更低调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方立天倾注心血的佛学研究作品,受到了读者欢迎。
  与此同时,方立天获得众多荣誉。《佛教哲学》先后获得中国图书荣誉奖、中国人民大学图书优秀奖、国家教委首届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等,《中国佛教哲学要义》获得国家图书奖、北京市第八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特等奖、中华优秀文化成果著作类一等奖等。2005年,他还当选为全国先进生产者。
  荣誉纷至沓来,方立天却更加低调,一如既往地投入佛教研究。“如果是别人,坐了这么多年的冷板凳,现在被肯定、被关注,架子自然就大了,但方先生不是这样,他仍然很低调。”何光沪说。在他眼中,方立天是一个“老好人”,“对谁都好”。
  方立天埋首学术、为人豁达,对名利毫不热衷。在《方立天讲谈录》一书中,他坦言:“人遇到不高兴的事不要不高兴,因为高兴的事就要来了,高兴的事来了你也不要太高兴,因为不高兴的事就要来了。”
  在方立天身上,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早已显露无遗。对此,方立天自己解释道:“我的工作、事业取儒家的态度,刚健有为,自强不息;生活上、名利上则受道家、佛家思想的影响——顺其自然,淡然处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