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0-11

《爱智》专访我院教授郭湛老师
424qiao哲学院

秋日校园漫谈

——专访我院教授郭湛老师

《爱智》记者 王宇蒙

 

  《爱智》:老师获得了今年全国模范教师的称号这一崇高的称号,那么您对教师这份职业的看法是什么样的呢?您当初为什么选择了教师这份职业呢?

  郭湛教授:我们中华民族素有尊师重教的好传统,使中华大地世世代代人才辈出,中华文明五千年不断创造和传承。国家的根本在人才,人才的培养在教育。能够在一个重视教育的国家中,在一个重视教育的时代里,从事教育工作,像孟子说的那样“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实在是人生中的乐事。

  我自40年前大学毕业,即从事教育工作,在不同的学校,教不同的学生。我从事教师工作,起初并不是自己的选择,当时我们大学本科毕业由国家分配工作,分配到学校工作,就成了一名教师。1978年,我通过考试到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读研究生,这是我自己的选择。1981年研究生毕业,本来可以选择不同的职业,但学校留我在系里任教,我就留在系里当了老师。如果说开始时当教师是分配而非选择,那么后来到人民大学学习并留在这里当教师,则是我自己的选择。

  在学校,特别是在大学里当老师,我觉得这个工作是适合自己的。校园的宁静和偶尔的喧闹,充满青春活力的学生,学术研究、思考和表达的自由,社会对于学校和教师的尊重,所有这一切都使我由衷地喜欢教师这个职业。

  《爱智》:您觉得现行的中国大学的教育制度有那些好的方面和不好的方面?您认为大学或大学教师应该传授给大学生们什么样的精神呢?

  郭湛教授:30年来中国大学教育发展迅速,青年人中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大幅度增加,这是令人高兴的。问题在于由于发展太快,数量挤压质量,在教育大众化的形势下增加优秀人才的比率实为当务之急。

  至于说到中国大学教育制度不好的方面,我认为主要是大学过度依赖行政部门,缺乏应有的必要的独立性。大学负有传承知识、创新思想、批判现实、改造社会的使命,完全依附于行政部门,不可能承担这样的使命。“大学乃研究学术之机关”,现在大学管理越来越行政化,有从学术机构变成行政机构的危险,这是我们尤其需要克服的不好的方面。大学的生命在于学术,学术的生命在于自由。大学精神是最能体现人及其思想的自由本性的。

  大学或大学教师传授给大学生的,首先应该是一种现代大学精神,就是纪校长所说的“大气”。大学要有大师、大楼,还要有大气,有“大气”才能造就“大器”。“大气”既是一种外显的气质,更是一种内在的精神。大学作为天下之公器,规定了大学精神的核心是一种公共精神。大学的公共精神在于追求真理、面向公众、服务社会,这三个方面,概括说来就是:求道、为人、践行。

  《爱智》:您对哲学的理解是怎样的?它在现实中有什么应用价值?

  郭湛教授:我们都知道,哲学是爱智慧。智慧是人的思维能力,爱智慧则以这种思维能力为对象,必然导向对这种思维本身的反思。只有真正热爱智慧,才能真正理解智慧,才能真正成为有智慧的人。哲学是对人类智慧无止境的探求。在现实生活中,知识是重要的,但在有知识的基础上更要有智慧。智慧是对知识的融会贯通,是对知识的恰当运用。

  哲学作为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一种整体性、综合性的思维方式。由于它不解决具体问题,在微观层面上看似毫无用处;但在宏观的思维方式上影响人和社会,因而又是大有用处的。30年前,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哲学讨论,对于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今天我们贯彻的科学发展观和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其核心都是一种哲学智慧。大到国家、社会、人类的发展,小到每个人的生活、学习和成长,处处都需要哲学智慧。

  《爱智》:我们知道,老师您是中国辩证唯物主义研究会副会长,那么您认为辩证唯物主义在中国有什么实际的应用呢?

  郭湛教授:辩证唯物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包括辩证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历史观、人生观,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价值论、方法论等。前面讲的哲学在现实中的应用,包括了辩证唯物主义在中国的实际应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马克思主义作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指导思想,在中国社会发展中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爱智》:您能为我们本科生提一些建议吗?在学习生活在中应该注重哪些方面素质的培养呢?

  郭湛教授:本科阶段是青年为人生与事业打基础的时期,这是一个人成长中最为关键的时期。在此之前,为了考大学,从学校到家长和个人,不得不把学习、考试和升学摆在首位。但我们知道,人的发展应该是全面的,德、智、体、美等各个方面的素质都是需要的。青年还需要交往、组织、劳动等方面能力的培养,以适应社会的要求。

  所以,我认为本科教育的任务首先是通才,其次才是专才。我们在本科阶段,兴趣爱好不妨广泛点,看各方面的书,参加多种多样的活动,使自己得到全面发展。然后再根据社会的实际需要和自己的现实际遇,进一步确定专业方向。每个专业都有对相应素质的要求,学哲学的学生要注意自己哲学素质的培养。在学习中,基础知识是重要的,我们需要继续在打基础上下工夫。然而能力也是基础性的,本科阶段要特别注重在掌握知识的前提下锻炼和提高自己的能力。知识会陈旧,需要不断更新,而能力却可以受用终身。

  《爱智》:您曾担任《中国人民大学学报》主编,您能为我们哲学院《爱智》提一些建议或给一些寄语吗?

  郭湛教授:我自2003年春至2009年春,做了六年人大学报的主编。上世纪90年代,我也做过多年哲学系办刊物《慧泉》的主编。我在读大学时,就办过报纸和刊物。可以说,我与报刊缘分不浅。你们办的《爱智》,我每期都看。一个学院的学生能够办好这样大气的一份报纸,体现了我们学院学生的眼界、气魄和能力,当然也是与老师们的指导和支持分不开的。

  我希望《爱智》继续努力,让它成为作者、编者、读者交流切磋互动的平台,成为以哲学眼光观察世界和人生的窗口,成为引导青年理性成熟、思想成长的灯塔。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爱智》2009年10月15日 第17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