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10-11

凝聚力——说出学生的心声
356哲学院团委宣传中心《爱智》报社

凝聚力

 
每个人来哲学院,都会领到一件深蓝色的院服,而深蓝色象征着深邃的思考力。
没有人会拒绝领取院服,它是一个具有磁性的标识,宣告我们有了一块归属地。
很多人不喜欢穿院服,说它很丑其实只是借口。
我们可以穿上院服,却穿不上院服背后的一种认同。
我们需要一种凝聚力。
 
“凝聚力”不仅仅是几篇文章,它更是一个开放的空间,为更多的交流提供可能。在这里真诚的声音必将得到真诚的回应。我们希望创造一种凝聚力,一种饱满的氛围,使每一个人感受到一个集体,也感受到一个自己。
我们欢迎每一个人加入“凝聚力”,发出你的声音。
我们的邮箱:our_ningjuli@yahoo.cn
 
 
你的生活方式是你最后的底线
 
我们只有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真诚的方式,每个人都对自己真诚。
 
这一期,我们努力呈现一些东西,也许是体验生活的思考,也许是充满想象的画面,也许是耐人寻味的故事,但我们只是在呈现。既然生活方式是最后的底线,底线就只能呈现。
 
你们读到了什么,都是从自己内心读到的;但若能读到,我们的呈现就值得了……
 

#p#副标题#e#

教二的椅子和教三的椅子

 

深夜两点的校园里,我一个人挪着步子,步子很飘,伴着我的目光一起游移,游移在昏黄的灯光中,在漫无目的冷风里闪躲。
咯噔,咯噔……我摸索着那跳跃的声音,摸索着这流动的夜的节奏……
忽然间不知怎么,灯光停住闪耀,风停止前行,而我的目光聚焦在教二和教三之间的甬道上,很突兀地那有一把椅子。我的步子变得坚定,径直朝椅子迈了去。走近了才注意到这是一把教二的椅子,怎么放在这儿了,我没多想直接坐了下去。这时才涌上了一股深深的疲惫,我顺手摸出烟……
 
“你想听个故事吗?”
我突然愣住,好一会没有回答。
“你想听个故事吗?”那声音又出现了。
“好啊。”我拉紧了外套的拉链,等着听故事,其实我挺喜欢听故事。
“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清楚怎么样才算是快乐的。从前我住在一片森林里,和我的爱人一起生活。我们一起聊天,很慢的说话,不时会心微笑。我们一起感受着天气的变化,记得细雨淋在皮肤上的细腻感觉,还有微风像挠痒儿一样吹拂着。遇到恶劣的天气,我们一起忍受着疼痛。还有那些飞来飞去的鸟儿,停在我们身上唱着歌……”
“哦,你是一棵树……”我无意地插嘴。
“嗯,我们都是树。后来有一天,我开始抱怨起来,我受不了我只能一动不动地站着生活。我想要能够走路,走路到很远的地方去,去看看其它地方的模样。而我的爱人一直骂我不懂事,我不服气,我们一直在吵。直到有一天……”
“直到有一天,你来到了这里……”我掐灭了烟头,调了调坐姿。
“嗯,我们都来到了这儿。出发的那一天,我特别高兴,而我的爱人很失落。”
“嗯。”
“可现在我又不明白了,我似乎更不快乐了。白天我会接触到很多学生,他们匆匆地走着,他们很少笑,他们好像很忙,没有人会停下来听我的故事。更多的时候我只是一个人呆着,不过我还是很知足了,因为我真的可以走路了啊。”
“你的爱人呢。”
“他住在教三。在那里他是被固定在地面上的,仍像以前那样不能走动。一开始我很同情他,可他却说,‘我很高兴,因为我的生活方式并没有改变。’”
“嗯。”
“我现在要去教三找他了,我们只能在夜里见面。白天的时候我要工作,根本没有机会来跨越教二和教三之间的这条甬道。谢谢你愿意听我的故事。”
“我很喜欢你的故事。”
“对了,你能帮我一个忙吗,等天亮了以后。”
“可以啊。”
……
 
我站了起来,又点上一根烟,眯起了眼睛,目光又丢失了焦点。一切又恢复了,灯光重新闪耀,风继续前行,我的步子仍然飘着。
咯噔,咯噔……那把教二的椅子朝教三走去,拖着孤独又孤傲的影子……
 
天亮了以后,我像往常一样去教室自习,不过这回我先去了教三,再去了教二。

作者:Steffena

(作者系哲学院08级本科生)

 

#p#副标题#e#

胡辣汤

 

大三的日子不再有可爱的晨读签到,8:30开始的第一节课怎么看来都不会被迟到,于是,大家一个人一张床,懒懒的。
       早起确是一件需要决心的事情,多数人都变得不愿意挑战自己的毅力了。这时候,我却想起了北餐一楼武汉大妈的叫卖声“胡辣汤,八宝粥~”,“小笼包,胡辣汤来~”。学校的饭菜我吃的来,遗憾的就是早上买不到一碗咸汤来搭配我的油条,于是并不地道的胡辣汤便成了最好的安抚。
       又爱赖床又想吃早饭又怕迟到的人,只能顺道买包子和牛奶,而我,感谢胡辣汤赐予的力量,提前二十分钟站到了食堂门口。
       十月的西安,秦岭脚下,早晨是清冷的,天空是清澈的,空气是清新的,而我的胃是早已被清空了的。菜夹馍,鸡蛋,当然,还有胡辣汤。
       从外表看来,呆在碗中的她不怎么起眼,一条长长的豆皮搭在碗沿儿上,外边的那一截还欢乐的摇曳着。中间的一点红色是辣椒油,可能由于大妈太节省,辣椒的种子也被一起炸的发黑,红中有黑,让我想起了昨晚被皇马击败的AC米兰。
此情此景此汤,外加一个胡思乱想的我,要是被高雅的人的看到,或许还 多少有些三俗,而我,只想着拿勺子搅一搅,然后喝掉她。
边吃饭边用手机看新闻,在我看来,是一举多得的事情,一则可以克制住自己吃饭太快的习惯,二则可以了解一些全球大事,以保证我跟得上潮流。没有令我失望,看到这样一个标题:“央行加息:存1万元一年利息多了25元”。25元是什么概念呢?此情此景此汤,或许我只能想到用它能买到25碗胡辣汤,心情顿时舒畅了。
继续看新闻,看加息的第二个后果,“房贷:50万30年期每月多还78元”。心情又不好了,78乘以12碗汤没了。综合起来看,加息的结果导致我每年要少喝911碗胡辣汤,多么刺眼的数字,真扫兴。
新闻是再也没有心情往下看了,胡辣汤也已经见底了,去上课吧。临走的时候,听到武汉大妈还在喊着“胡辣汤来~胡辣汤来~”,转眼看去,大妈很高兴似的。我想了想,大妈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人家房子是必定已经买好了的,那78块必定是不会跟她有关系的,人家或许在我之前便知道了加息的事儿,胡辣汤可能还要跟随人民币一起升值的……
明早的胡辣汤还会一块钱一碗吗?庆幸我今天碰到了个好价钱!

作者:午夜的泡面

(作者系西工大08级本科生)

 

#p#副标题#e#

不归

 

久远的年岁以前,人们还处在出行不易的状态,能够四散的除了流言,再者就是载满浩荡皇恩的谕旨了。
村庄里的人都想出去走走,但是远方永远都是到不了的地方,听说出去的人,要么回不来;要么回来了,必然带回来不幸。在这没有注解的断语中,充满了理想的年轻人被岁月的唠叨蹉跎成了老年人,然后再用臆想的恐怖编织远方的景象把新的年轻人捆绑在这片闭塞却又安逸的土地上。
终于有个年轻人,按捺不住,走出了村庄。村庄里,老人也咒骂声中羡慕着,而年轻的姑娘则希望他走的远些,过不几日,又默默埋怨他不赶紧回来,因为嫁给这样一位出去过的人实在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
在老人和姑娘不同的忐忑里,没有等来年轻的男人,只等来了另一个异乡的旅人。这异乡人带来了噩耗,外面充满了瘟疫。于是人心惶惶,大家开始恐怖,异乡人走了,大家也设了路障,把村子封闭了起来。
而村子的年轻人没过几天也回来了,他听说这个地方发生了瘟疫,从另一个国家学了解除的法子,一心直奔家乡,想要阻止这浩劫。
面对归来的年轻人,村里的民众吓坏了。隔着入村的路障,长老们商量了一晚上,最后决定不把年轻人放进村子。为了预防瘟疫,甚至不准大家接近过去。
年轻人徘徊在村口,没有食品和水,没几天便饿死了。
但很快,村里也出现了瘟疫,大家都说是年轻人的尸体带来的病菌把大家转播了,为了向神祈求,年轻人的家人被献祭了。然而灾难并没有停止。
又是很多年过去后,当年瘟疫残余的人有繁衍出了新的后代,村子里的年轻人不再被允许外出,大家总是说,出去的人,要么回不来;要么回来了,必然带回来不幸。

作者:清和

(作者系哲学院08级本科生)

 

#p#副标题#e#

如影随形

 

一、
2004:《黄冈题库》+《天利38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高考英语词汇》
2005:《微观经济学原理》+《计算机原理》+《微积分》+《四级词汇》
2006:《宏观经济学原理》+《马克思主义原理》+《线性代数》+《托福词汇》
2007:《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概率统计》+《GRE词汇》
2008:《面试技巧大全》 +《公务员考试题大全》+《注册会计师考试题集锦》+《考研英语词汇》
 
       他写下了毕业感言。“不得不承认,我一直在和时间赛跑。那天接到录用通知时,突然感到有些累了。”他满以为自己是一个坚定的人,然而到了天堂口,却无助地茫然了起来。他的神并不在天堂里。
 
二、
2005:班长+团支书+学生会主席+学习委员+劳动委员+生活委员+课代表+小组长
2006:班长+党支书+团委宣传部部长+学生会干事+青年志愿者协会干事
2007:班长+学生会部长+青年志愿者协会副部长
2008:班长+学生会主席
2009:班长
 
       这天,她板着脸走出学生活动中心,门外一股风将她束着的长发撩动了起来,她忍不住抚按着散乱的长发。这一瞬间被路过的摄影师拍了下来。
 
三、
2006:老刘+兰州拉面+沙县小吃+桂林米粉+麦当劳+食堂+魔兽世界+可口可乐
2007:大伟+麻辣香锅+集天小吃+云南米线+肯德基+食堂+DOTA+王老吉
2008:阿鹏+重庆火锅+双福园+比格自助餐+水穿石+食堂+开心农场+青岛啤酒
2009:小静+全聚德烤鸭+小渔村+金钱豹+星巴克+食堂+人人网+鲜橙多
2010:可口可乐
 
       他气得把可乐罐子摔在地上,水泥地发出富有节奏的闷响。他指着她破口大骂,她眉毛也不抬,扭头便走。他一屁股坐在石阶上,夜晚的灯光泛黄而忧伤,西门外依旧是车水马龙。他翻出手机通讯录,给他的众多铁哥们发短信,半晌,都无人回他的短信。昏暗的夜里,只有被摔扁的那只可乐罐子愣愣地看着他。
 
四、
2007:这年夏天她决定复读。后来她考上了。
2008:这年夏天她决定谈场恋爱。后来她谈成了。
2009:这年夏天她和她男友决定去支教。后来她去了。这一去就是一年。
2010:这年夏天,返程的汽车翻入了山沟里。她和她男友送院急救无效,双双死亡。
 
      校园里,一场追悼会正轰轰烈烈地“召开”着,她看着大堂正中间自己的遗像正冲着她自己微笑。世间万物归于尘土。
 
五、
2008:他写诗。他说他是诗人。
2009:他唱歌。他说他是乐手。
2010:他排戏。他说他是戏子。
 
孩子:“为什么要燃起火把?”
老人:“或许这个世界缺少光明,需要用火把来照亮。用来驱走什么,带来什么。特别是面对人群。我总觉得有如此的需要。”
                                      ——让·吕克·戈达尔《在时间的黑暗之中》
 
六、

2010年,作为新生的他们一脚迈进大学校园,而另一脚却迟迟驻留在一个叫做“青春”的地方不肯挪动。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千四百六十天中他们不得不与一个诗性的生活悖论对抗。萧伯纳说:“我不是教师,只是一个你可以问路的旅伴。我指向前方——在你的前方,也在我的前方。”过来人的我们深知结局,但我们宁愿保持沉默。

 

作者:加菲猫

(作者系哲学院08级本科生)

 

分享到: